首页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言情小说《皇叔给本宫镇宅 第三卷》完整版全文阅读

2018-04-08| 发布者: 小店信息网| 查看: 135| 评论: 1|文章来源: 互联网

摘要: 由于篇幅限制,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关注微信公众号,夜猫书院,回复书名,报告鹿队,大少求转正,即可阅读全文,第,章,龙府案件,萌芽,今晚龙府老夫人八十大寿,你一定要出席,鹿萌芽站在窗边,一只手插在衣服口袋里......


第一百七十二章 旧事新皇
毕竟,放掉一个皇子就是为自己将来留一个祸害。

他们母子二人确实没有争位之心,只求能够活着走出这宫墙,皇子也罢,庶人也罢,只要能够母子二人在一起,平安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九皇子不慌不忙的说道:“全凭皇叔的一句话了。侄儿与母妃的命掌握在皇叔手中。”

“那你觉得你的皇叔会放你离开吗?”迟宴觉得这孩子颇有几分心思,听得她忍不住插嘴道。

九皇子略加思索,然后胸有成竹的看着迟瑾年说道:“会!”

“为什么?”迟瑾年笑问。

“皇叔威名赫赫,全天下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百官臣服,百姓信服,皇叔天时地利人和都已经占尽,所以普天之下能称帝之人除了皇叔之外再无二人。

侄儿与母妃两个人算是孤儿寡母,与皇叔无冤无仇,更不醉心于争位。更何况,就算是侄儿要争位,也要韬光养晦二十年,即便是少说上几年,也至少十五年。而那时大漠在皇叔的统治之下,变得固若金汤。何必忌惮与侄儿?”

迟宴唇角止不住的上扬,悄悄的与迟瑾年交换了一个眼神,看他怎么说。

“你的心思着实聪慧。就凭你这么聪明伶俐,皇叔我也不能留你了。”

王婕妤已经开始显出惊慌之色来,九皇子却十分淡定:“侄儿说了,侄儿的生死全凭皇叔一句话。但是侄儿更相信自己的直觉,皇叔并未那种无容人雅量之人。”

迟宴听完,莞尔笑道:“瑾年,你听听,九皇子的小嘴儿真是厉害。连我都被说动了。你呢?真的要杀了这么可爱的孩子?”

“阿宴舍不得,本王自然更舍不得了。迟准,皇叔不会杀你,更不会杀你的母妃。你们可先回自己的寝宫,我自有安排。”迟瑾年笑道。

王婕妤大喜,忙拉住九皇子的手,深深的叩拜了下去:“谢王爷,谢娘娘。”

“去吧。”迟宴朝他们摆了摆手。

两个人起身,朝殿门走去,九皇子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转过身来,说道:“侄儿预祝皇叔和皇婶早日结成连理,日后共享儿女天伦。”

这一句话说到了迟瑾年的心坎里,他面露喜色,朝他点了点头,赞许道:“这句话本王爱听。借你吉言,日后定会褒赏你。”

两个人走后,迟瑾年将那锦盒打开,里面放着的就是传国玉玺。

有了这东西,他自然可以名正言顺的登基称帝。

“阿宴,我明日便登基,但是册封你为皇后还需要几日,你可等得了?”

迟宴慵懒的蜷缩在他的怀中,像是一只撒娇的小猫,笑道:“我有何等不得?只是不知道这次你要给我一个什么新的身份?”

迟瑾年的手掌轻抚着她的后背,略加思索了一会儿,柔声询问她的意思:“我登基后便将国号改为大祁,还给你原来的身份--朝阳公主的女儿,长乐郡主可好?”

“不好。”迟宴想了想,双手抓着他的手指无意识的把玩着,“祁朝已经败落。而你又初登大宝,我希望能有一个新的气象。过去的已经是过去了,眼下的江山就是你的。你应该赋予他一个新的名字。另外,我不希望回到过去的身份,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认沈老将军为义父,沈瑜为义兄。”

迟瑾年感叹她善解人意,既然她想要提拔沈家,那就依了她的意思, 更何况,他也正有此意。

两个人商量了一番之后,迟瑾年就拿着玉玺离开了。

翌日,早朝之上,皇上的遗诏被当朝宣读。

尊遗诏,皇上驾崩后,禅位与景王迟瑾年。

莲安的遗诏刚宣读完,朝堂之下,文武百官三呼万岁。

迟瑾年登基称帝,改国号为曜,年号平成。登基大典,于半月后择吉日举行。

迟舆虽死,江山也被人夺去,但是迟瑾年依旧按照先皇的礼制待他。

先皇驾崩,灵柩停与梓宫之中,七日后出殡,三宫六院的嫔妃还未得到先皇的遗诏何去何从还需要定夺。

下朝后,迟瑾年去了养心殿,命莲安将第二道遗诏拿出来。

莲安遵从命令,将先皇的第二道遗诏打开,看到上面的内容之后,吓的眼前一黑,险些就晕了过去。

“什么内容?念于朕听。”迟瑾年命令道。

莲安战战兢兢的念道:“朕驾鹤西去后,命养心殿所有宫女太监统统陪葬,后宫妃嫔妃位以下,无子嗣者全部陪葬。特命,毓贵妃陪葬!”

念完之后,迟瑾年冷哼一声,继而说道:“就着旨意办吧。”

毓贵妃是毓贵妃,迟宴是他迟瑾年的女人。毓贵妃的使命已经完成可以死掉了,但是迟宴不能。

她是未来大曜国母仪天下的皇后!

莲安听完这句话,终于吓的咕咚一声到在了地上,双膝软的再也站不起来。

“皇上,您就看在老奴年迈的面子上,看在老奴过去在宫中对毓贵妃...不,对皇后娘娘多有照拂的面子上,饶了老奴这一命吧。”

迟瑾年看他年纪不小了,又经历了两朝,对迟宴还算有所照顾,就绕过了他:“莲公公,朕准了。你可以不必陪葬,日后是留在宫中伺候,还是要出宫全看你的意思了。”

莲安想了想,说道:“老奴还是留下伺候皇上吧。老奴在宫外也没有什么亲人了。在这宫内几十年,早把这里当成了家。”

“准了。那你去料理宫中之事吧。”

“遵命!”莲安喜极而泣,他押对宝了。

日后不必担心,那一日搞不好就被拉出去陪葬了,再有六年他就六十了。

太监六十就可以出宫颐养天年了。

一夜之间朝中的妃嫔该处死的处死,未陪葬的妃嫔都以及前朝的王爷、皇子、公主统统都被贬为了庶民。

唯独,九皇子与王婕妤被放出了宫,并赐了黄金千两,让她们自谋生路去了。

皇上的旨意下达后,阖宫上下哀嚎一片。

宫中的太监们忙成了一片,肯走的妃嫔们都悬梁自尽了,哭闹着不肯走的,莲安就眼瞧着太监们将这群往日里这帮风光无限荣宠不断的娘娘们用白绫缢死。

梅双原以为为自己或许侥幸可以不必死了,可以被贬为庶民了, 就算是以后失去了荣华富贵也至少保住了一条性命。

谁知道,新皇后不愿意放过她,特地命莲安以毒酒送她归西。

梅双悔恨当初,若不是她受了太子迟韵的蛊惑,将他许给她的誓言信以为真,她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来。

为了日后的荣华富贵,她侍寝后偷偷将落子汤呕出,怀上了孩子,又听信了迟韵的鬼话,说只要能扳倒了迟宴,他就能登基。

他登基后,就许给她贵妃之位。

她被这权势与富贵迷了眼,所以做出了卖主求荣之事。

否则,她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地步。

早知道,当日的毓贵妃能成为今日的皇后,打死她都不会这么做。

只是一切都为时已晚!

梅双含泪饮下毒酒,静静的等候着死亡的来临,一炷香之后,她觉得腹中绞痛不已,她抱着肚子在地上翻滚不已,下身鲜血如注湿透了裙摆,因为她的贪心害死了她的孩子,也害死了她自己。

等梅双安静下来之后,已经彻底的死透,她两眼圆睁,七窍流血,最终也落了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七日后,先皇出殡。

十日后,新皇下令将兰妃移出皇陵与驸马付钰合葬。

十三日后,新皇下令为广陵王另立了衣冠冢。

十五日后,新皇登基 。

第十六的日的清晨,迟瑾年下朝后,便直奔关雎宫来了。

殿内静悄悄的,无一丝声响。

迟宴躺在凤床之上沉睡着,长眸紧闭,三千青丝散乱,消瘦的容颜恬静,清晨的阳光透过帷幔落在她的脸上,将她苍白的肌肤照的越发的白皙如纸。

“还没有醒吗?”迟瑾年坐在她的身边,轻声的问一直侍奉她的云娘。

“没有。”云娘摇摇头,满脸的担忧,“今天皇上去早朝后,她似乎有要醒来的迹象,奴婢唤了她几声,她眼皮微微的动了动,就又睡过去了。”

迟瑾年抬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喃喃说道:“又睡了有八个时辰了吧?”

“是。”云娘叹了一口气,忧愁的看着皇上,“要不要奴婢再传太医过来?”

“传!”

太医院的院首秦太医拎着医药箱赶来了,进入关雎宫椒兰殿,看到一身朝服的皇上正愁眉不展的看着皇后娘娘。

他跪下后行了礼,从药箱中拿出腕枕轻置于皇后的手下,将白色的锦帕铺与皓腕之上,开始为她诊脉。

来来回回诊了有三次之久,秦太医才开始回禀:“皇后娘娘体内的毒性依然顺着经络在流转,微臣上次开的药方暂时减缓了毒性的发作,也依旧无法压制。这几日微臣又查阅了不少医书,找到了几种药物可以暂时压制毒性。但是也只是暂时压制。具体的解毒的方法,臣还要继续查阅典籍。”

迟瑾年垂眸,掩去眸光中的痛楚之色,他静静的说道:“秦太医你只管专心查阅典籍,缺什么药材只管说。就算是踏遍千山万水,不惜一切代价,朕也会找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收藏

最新评论(1)

Powered by 小店信息网 X3.2  © 2015-2020 小店信息网版权所有